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
作者:劉錚 來源: 發布時間:2012-7-13 12:2:36
阿根廷:力保轉基因先行優勢

 
在世界轉基因版圖上,阿根廷占據顯赫位置。它不但是世界上最早應用轉基因技術的國家之一,還長期在轉基因種植面積排行榜上位居第二。
 
分析人士指出,作為轉基因技術“早期應用者”的先發優勢對阿根廷曾經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但現在隨著另一個南美大國——巴西在轉基因農業方面的崛起,阿根廷在轉基因種植面積排行榜上退居第三。如何保持先發優勢成為擺在阿根廷農業部門面前的緊迫問題。
 
現狀:排名世界第三
 
阿根廷是拉丁美洲面積第二大國,僅次于巴西,在世界排名第八。根據世界銀行提供的數據,阿根廷人口3990萬人(巴西是1.94億人),GDP為3280億美元(巴西是15750億美元),人均GDP為8280美元(巴西是8210美元),農業GDP為328億美元(巴西是1100億美元),正好是GDP的10%,農業人口占總人口數的1%,可耕地面積3320萬公頃(巴西是5960萬公頃)。
 
根據“國際農業生物技術應用服務組織”(ISAAA)的《2011年全球生物技術/轉基因作物商業化發展態勢》,阿根廷種植了全球15%的轉基因作物,在世界上排名第三。2011年,阿根廷種植了2370萬公頃轉基因作物,其中大豆1910萬公頃,玉米390萬公頃,棉花70萬公頃,比2010年多了90萬公頃,上升比例達4%。
 
轉基因玉米種植面積上升最引人注目,占阿根廷玉米總種植面積460萬公頃的85%,原因是阿根廷和中國達成了2011~2012年度玉米出口協議,對阿根廷的轉基因玉米生產起到了很大的激勵作用。
 
阿根廷是世界最早應用轉基因技術的國家之一,早在1996年就和美國同時種植了孟山都公司研發的轉基因耐除草劑大豆,并長期保持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亞軍的位置,僅次于美國。然而,2009年其亞軍位置被后起之秀——巴西代替,現在巴西轉基因作物種植面積達到3030萬公頃,相比阿根廷的2370萬公頃優勢明顯。
 
轉基因種植的先發優勢
 
由阿根廷生物技術信息和發展委員會(ArgenBio)發布的《阿根廷農業轉基因作物15年發展歷程》報告中提到:“阿根廷應用轉基因技術的特點之一是它是世界范圍內最早的應用者之一,它和美國同時引入耐除草劑大豆。15年來,轉基因給阿根廷帶來重要的經濟和其他收益。”報告稱,1996~2011年,阿根廷轉基因大豆的總價值達到890億美元,如果阿根廷沒有轉基因技術,國際大豆價格將會上升14%。
 
報告還稱,通過應用含有抗草甘膦基因的轉基因品種,平均成本可降低20美元/公頃。無論是第一茬大豆還是第二茬大豆(收割小麥后種植),該成本均減少,這主要是因為省去了耕作作業,節省了使用芽前芽后選擇性除草劑相關的投入,而這正是傳統品種所需要的。1996~2010年阿根廷通過轉基因農業受益723.63億美元,創造了182萬個工作機會。耐除草劑大豆的收益為651.53億美元,其中有32億美元是因為成本降低,619億美元是因為種植面積擴大。
 
巴西雖然1996年就已經種植轉基因大豆,但并未普遍應用這種技術,直到2001~2002年才從這種技術中受益,所以截至2009年,應用抗除草劑大豆給巴西帶來的累計收益估計可達32億美元,而阿根廷的累計收益可達97億美元。這意味著兩國之間存在約65億美元的累計收益差額。
 
事實證明,在激烈的國際市場競爭中,轉基因農業帶來的成本優勢是非常關鍵的。如果沒有采用轉基因技術,阿根廷憑借巨大的供貨量影響世界市場價格所帶來的優勢也非常有限。
 
這點在國際大豆市場上非常明顯。轉基因大豆憑借明顯的成本/價格優勢在16年里迅速占領了國際市場。
 
其他的轉基因作物也給阿根廷帶來可觀收入。對于轉基因玉米,抗蟲和耐除草劑這兩種性狀帶來的總收益達到53.75億美元,轉基因棉花的毛收益達到18.3億美元。
 
急需法規助力
 
阿根廷曾經在轉基因農業種植面積上居于世界亞軍位置13年,而在2009年被巴西超越。巴西因為2005年和2008年兩次理順轉基因相關法規程序,轉基因農業走上快車道。
 
美國農業部(USDA)外國農業服務處的報告顯示,2008~2009年,巴西有58%的大豆、10%的玉米、8%的棉花是轉基因的;而在2010~2011年,有78%的大豆、55%的玉米和22%的棉花是轉基因的。其中,轉基因玉米的漲勢最為搶眼。2010~2011年的轉基因玉米種植面積竟比2009~2010年上升了50%。
 
旨在傳播轉基因農業知識的阿根廷生物技術信息和發展委員會的執行總監Gabriela Levitus表示:“我們國家有世界級的育種者、培訓者和有創造力的農民,我們有政治意愿,所以我國創造了世界領先的管理系統,這種管理系統保證了我國從一開始就安全地應用了轉基因作物。”
 
根據阿根廷農牧漁業部網站,阿根廷的轉基因農業管理體系由轉基因理事會、國家農業質量和健康服務中心(SENASA)與國家轉基因應用顧問委員會(CTAUOGM)、農業市場理事會等機構負責。
 
這些指導機構,雖然名稱各異,都指向一個目的:保證農業生態系統的生物安全。對于轉基因相關的食品安全的評估由國家農業質量和健康服務中心與國家轉基因應用顧問委員會負責。關于轉基因作物大規模環境釋放的生產和商業影響,由農牧漁業部下屬的農業市場理事會評估。
 
在這種評估體系下,一種轉基因作物可能需要幾年的時間才能通過評估,進入商業種植階段,現在已有24種轉基因作物被允許商業種植,相比起來,巴西已經有32種轉基因作物被允許商業種植,比阿根廷具有明顯優勢。
 
迭戈認為,現在轉基因農業正在加速發展,所以需要在政策上采取相應的措施。
 
他還表示,之前玉米因為貿易保護措施,采用轉基因技術的優勢和不采用這種技術的劣勢都不像大豆那么明顯。但是現在這種情況已經有了根本轉變,轉基因作物已經成為市場的主流而非“另類”,在這種情況下,越早采用轉基因技術,獲得的收益就越大。
 
事實表明,阿根廷能否保持“早期應用者”的地位,對其農業的未來發展是非常重要的。未來阿根廷能否保持這個地位,重點不但在于其轉基因審批速度能否跟上轉基因技術的發展速度,也在于如何鼓勵這方面的投資,以及創造讓社會利用轉基因技術獲得更多的就業機會、經濟增長和社會福利的機制。
 
也就是說,面對后起者的挑戰,阿根廷已經不能四平八穩地坐享“早期應用者”帶來的好處,加快新的轉基因技術的應用進程已經是當務之急。■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2年第7期 農業生物)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