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
作者:吳廖 來源: 發布時間:2015-11-30 14:15:26
自然指數凸顯中國國際科研地位

 
11月12日,國際權威科學期刊《自然》推出增刊——“2015自然指數—科研合作”。增刊顯示,中國正崛起為國際科研合作的中心,在全球位列第五,僅次于美國、德國、英國和法國。2014年,在納入自然指數的高質量科研期刊中,中國大陸的科學家與全球其它94個國家的科研同行合作發表了論文。
 
“通過‘自然指數—科研合作’,我們期望能帶來一個嶄新的視角,來幫助人們理解各科研機構和國家在全球科研中的相互關系,尤其是理解哪些因素推動了高質量、高影響力的科研合作。”《自然》雜志執行主編Nick Campbell博士告訴《科學新聞》。
 
人才與國際
 
在過去的十幾年間,中國在研究和高等教育上持續加強投入,成為北美和歐洲科技強國的重要合作伙伴,逐漸成長為國際合作中心。自然指數通過總結中國的國際科研合作顯示,中國科學家已經逐漸成為全球很多科研群體中的貢獻者甚至領導者。
 
根據自然指數顯示,與許多國家一樣,中國與美國的科研合作最多,美國也是對自然指數貢獻最大的國家。德國是中國第二大科研合作國,但中美合作分值是中德合作分值的5倍以上。
 
對此,增刊認為,其中一個原因是中國有大批科研人員曾在全球科技強國求學或做研究。正是這批科研人員在海外形成的密切合作關系,以及他們日益增長的高質量科研產出,讓中國逐漸成為國際合作的中心。
 
的確,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科技政策副教授Caroline Wagner指出,在美國,超過1/4的科研人員來自海外,其中很多是中國人。近年來,中國政府則推出“千人計劃”等,大力鼓勵這些在中國出生的科研人才回國工作。而這些在美國求學或工作過的中國學者在回國后,也幫助中國建立了國際上的聯系。
 
“在中國加大力度激勵中國籍科學家回歸的同時,外國科學家也在中國日益改善的科研環境的吸引下,開始來到中國。這種積極的科研人員雙向流動,促進了國際科研合作,對中國以及與之進行人才交流的國家都有益。最重要的是,這樣的交流也有利于整個全球科學界。” Campbell表示。
 
除了美國和德國,中國最主要的科研合作國還包括英國、日本、加拿大、法國、新加坡和澳大利亞。中國與歐洲的科研合作部分得到雙方政府在各方面的大力推動,開拓了能源、公共衛生和可持續城市化等互利互惠的戰略研究領域。
 
例如,最近歐盟和中國設立了一個新的聯合資助體系,支持聯合的研究與創新活動。每年,歐盟“地平線2020”計劃將資助1億歐元經費、中國項目將投入2億元人民幣,共同資助中歐科研項目。在“地平線2020”計劃之前,歐盟的第七框架計劃(2007~2013)中,中國就是歐盟的第三大國際合作伙伴,383個中國研究機構參與到歐盟經費投入總計3500萬歐元的274項科研合作項目中。
 
互利共贏
 
在自然指數中,中英合作呈現出迅猛的增長趨勢。中國與英國的論文合作數量在快速增加,其中中國科學家的貢獻度更高;而在中國與美國論文合作中,美國科學家的貢獻度要高出1/5左右。
 
在英國牛津大學,中英科研人員所共有的學術研究重點、政策支持和人才交流,對中英科研合作起到了重要的推動作用。據了解,牛津大學有近200名中國學者,而且在中國各地有4000多名牛津校友。 學術上的共同興趣促進了兩國的學術科研交流合作。
 
自2012年開始,中國在自然指數上的產出增長主要來源于化學領域。例如,中國與新加坡的合作分值有大幅上升,其中一個經典的合作范本就是香港科技大學與新加坡國立大學之間開展的科研合作。
 
在這項合作關系中,有兩位關鍵人物。一位是香港科技大學化學系唐本忠(音譯),他于2001年發現了聚集誘導發光(aggregation-induced emission,AIE);另一位是新加坡國立大學化學與生物分子工程系研究新材料的生物納米技術專家劉斌(音譯)。
 
兩位科研人員在專業知識與技能上的配合,以及研究上的互補獲得了豐碩的成果。過去4年,二人合作在高影響因子期刊發表了超過50篇合作論文,同時,他們的研究成果也推動了AIE領域研究隊伍的壯大。
 
機構合作
 
中國政府、學術與產業界看到了國際科研合作的重要性,近年來,通過政策大力推動科研方面的國際合作。
 
增刊指出,中國政府最主要的三大科技部門與機構——科技部、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與中國科學院,都有自己的國際合作部門,推動國際科研合作。
 
作為在自然指數中位列全球第一的科研機構,中國科學院在科研合作方面的表現也名列前茅,其合作分值位居全球第三,仍次于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和德國馬普學會。深圳華大基因公司的表現則更為優異,這家基因組測序巨頭在產學研合作方面超越了全球所有其他的公司。
 
通過自然指數可以看出,除了美國之外,中國在物理科學方面的重要國際合作伙伴是德國。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與德國斯圖加特大學之間的合作關系尤為突出。
 
在科研人員看來,這種合作來自于研究驅動的必要要求。因為德國在物理學方面有長期的研究經驗,有能力進行樣品制備并制造出實驗設備,而這正是中國目前所缺乏的能力。■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5年11月刊 政策)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