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
作者: 記者 倪偉波綜合報道 來源: 發布時間:2019-3-5 20:58:30
一炮打響的中國科幻電影

 
提起今年春節檔的電影,改編自科幻作家劉慈欣同名小說的影片《流浪地球》是無論如何也繞不過去的。
 
截至2月24日,《流浪地球》票房突破43億元,成為目前中國內地影史票房亞軍。不止在中國,該片在海外同樣表現不俗:在北美上映11天便斬獲382萬美元的票房,登頂近五年中國電影北美票房榜。
 
從超前點映到首映再到正式上線,《流浪地球》一路飚紅的票房與口碑,在競爭激烈的春節檔中國電影市場中,無異于一匹黑馬橫空出世,令人刮目相看。
 
在各種贊譽聲中,認為《流浪地球》“開創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的呼聲逐漸占據輿論市場。新華社接連發表《中國科幻電影在農歷新春邁出新一步》等多篇評論;《紐約時報》撰文指出,《流浪地球》將成為中國電影制作新時代的開始;香港《南華早報》更是不吝夸獎,稱《流浪地球》是一部史詩級的中國科幻電影。
 
“所謂的‘中國科幻元年’,它只能以一部成功的中國本土科幻大片來開啟。有抱負的中國科幻作家和有抱負的中國電影人,都必須接受這一使命。”長期從事科學史和科幻電影研究的上海交通大學教授江曉原如是預言。
 
如今,《流浪地球》正向世人宣告,中國科幻有能力向世界講述自己的故事。
 
前世今生
 
聽到“元年”的提法,有人會產生這樣的疑問:中國此前難道沒有科幻電影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其實,中國科幻電影發展由來已久。回顧歷史,有資料可查的第一部中國科幻電影是1938年新華影業公司出品的《六十年后上海灘》。盡管距離好萊塢最早拍攝的科幻片《科學怪人》足足遲了36年,但“氣候控制室”“機器人”“睡眠復活技術”等科幻元素,仍讓這部影片充滿令人贊嘆的想象力。
 
新中國成立之初,國家對科學技術極為重視,強調科學為人民服務,“科幻文藝是為科學普及服務的觀念”更是深入到每個文藝創作的思想中。之后,我國建國以來最早的科幻電影《小太陽》問世。
 
劉慈欣曾在《被忘卻的佳作》中指出,“中國科幻電影的開山之作是《小太陽》,拍攝時間讓人吃驚:五十年代中期!內容同樣讓人吃驚:與拙作《中國太陽》相似,描寫中國人在太空軌道上建造反射鏡……更重要的是,與前面那幾部科幻片相比,它具有更大的科幻內核。”然而,這部電影并沒有得到大力推廣,反而在相當長的時期內被冷藏了。
 
1958年,北京電影制片廠拍攝了《十三陵水庫暢想曲》,通過對未來社會的種種暢想,為觀眾展示了1978年的社會景象,適應和配合了當時的政治時局。
 
在隨后的“文革”十年中,中國科幻電影陷入一片死寂。直至20世紀80年代,上海電影制片廠推出科幻片《珊瑚島上的死光》,中國科幻電影才逐漸復蘇并得到進一步發展。
 
20世紀80年代中期,隨著西安電影廠將科幻片《錯位》搬上屏幕,中國科幻電影發展出現了一個小高潮。緊接著,《霹靂貝貝》《大氣層消失》《魔表》等一批中國科幻電影登上屏幕。
 
不過這種曇花一現式的高產僅持續到20世紀90年代初,之后中國科幻電影再度蹤跡難覓。
 
新世紀以來,中國科幻電影雖然在數量上比以前有所增長,但質量參差不齊,而且這些具有科幻元素的電影無論在主旨、表現形式,還是拍攝效果、后期制作等方面,都無法與同時期的好萊塢科幻大片相提并論。
 
誠然,中國科幻電影雖一直都在,卻始終萎靡不振;有過各種嘗試,卻又似乎從未開始。如此尷尬的局面,讓國內科幻迷們無不扼腕長嘆。此次《流浪地球》的一炮打響,無疑給中國影迷們提振了士氣,堅定了信心。在中國,科幻電影迎來了有史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
 
太空探索的突破
 
從某種意義上而言,科幻電影的水平可被視為是展現一國國力的“晴雨表”。這可從美國科幻電影的卓越表現中得到印證。
 
從《星球大戰》到《侏羅紀公園》,從《星際穿越》到《火星救援》……一系列賺足眼球與口碑的科幻電影,都成為好萊塢甚至世界科幻電影的標桿。而這除了依賴于美國發達的電影工業,還離不開美國強大的科技實力的托舉。
 
比如,堪稱好萊塢科幻經典之作的《星際穿越》就邀請到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黑洞和廣義相對論領域最杰出的科學家之一Kip Stephen Thorne擔任聯合編劇和監制,為影片中的黑洞模型及相關引力方程提供理論支持。
 
當然,嚴謹的科學邏輯在好萊塢科幻電影制作中并非個例。比如,《火星救援》就曾獲得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全力支持,盡可能地還原了火星上的真實環境。這些都為科幻電影的拍攝與制作注入了其他國家難以企及的科學助力。
 
再將視線轉回國內。幾十年來,中國在航天科技領域的探索與突破,無不折射出《流浪地球》此次逆襲背后的“巨人肩膀”——中國航天科技實力的不斷增強。
 
從中國第一艘載人航天實驗飛船“神舟一號”,到第一艘載人飛船“神舟五號”;從“嫦娥一號”“天宮一號”“天舟一號”,到剛剛登陸月球背面并拍下第一張月球背面全景圖的“嫦娥四號”,中國在航天科技領域突飛猛進的發展速度令世界矚目,中國人在太空的旅程也越走越遠。
 
科技實力的增強勢必會為經濟文化的前進提供不懈動力。對此,《流浪地球》的導演郭帆深有同感,指出只有國家夠強大,才有可能拍出真正意義上的科幻片。“比如,最近我們的飛行器成功登陸了月球背面,只有在這樣的環境下,觀眾才會相信,中國人可以做到電影中呈現的東西。科幻片需要國家的綜合實力來背書。”
 
值得一提的是,《流浪地球》中不少科學設定都能在現實中找到對應的成果。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微信公眾號發文指出,《流浪地球》中的黑科技,該校師生已默默探索了多年。比方說,打造復雜的巨型“行星發動機”可能就離不開該校專家發明的“大型復雜整體構件激光成形技術”;而建設經久可靠的“地下城”,或許可以用到該校專家設計的“土壤沉降計算模型”。
 
崛起的中國電影工業
 
拍攝科幻電影,一直被認為是電影工業發展程度的試金石。電影工業化意味著在電影制作過程中形成一整套標準化的流程和體系,從前期概念設計、現場美術,到科學顧問、后期特效等,都有極其細致的分工以及專業級別的技術、設備、人才和雄厚資金的支撐。
 
與過去相比,《流浪地球》這一次顯然做好了調動龐大的工業級行業資源的準備。也許《流浪地球》的劇情與人物塑造稱不上經典,但影片的視覺奇觀、美學設計、工業制作都堪稱中國科幻電影的最高水平。而這無疑得益于一流攝影基地的加持。
 
《流浪地球》的拍攝地在位于山東青島的東方影都影視產業園。投資500億元、總建筑面積達540萬平方米的青島東方影都影視產業園,無論從體量還是產業模式上來說,都是全球投資規模最大的影視產業基地。
 
“2017年開機拍攝的《流浪地球》,使用了該園區內8座攝影棚,置景車間加工制作了1萬多件道具,置景延展面積近10萬平方米,相當于14個足球場;運載車、地下城、空間站等都是實景搭建……”《流浪地球》制片人王鴻對這里一流的硬件設施印象極為深刻。
 
對于科幻電影來說,具象呈現的效果是決定影片能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后期特效至關重要。
 
《流浪地球》全片共有2000多個特效鏡頭,導演郭帆大膽啟用了國內多家特效公司,在特效上下了苦功夫。影片80%的特效均由中國團隊獨立完成,雖然與美國科幻大片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但卻反映出近年來我國電影工業和電影技術創新的最高成就。
 
“我們甚至有一些鏡頭做得比海外團隊還好,這是讓我們特別驕傲和自豪的。”郭帆如是說。
 
為了打磨作品,《流浪地球》劇組還特地邀請了4位科學顧問,一遍遍地研究劇情,力求構建科學嚴謹的世界觀。此外,4000余人的電影團隊、300人的概念美術團隊、1萬件人工制作的道具……這一切的精心準備讓《流浪地球》迅速切進了制作難度最高的電影類型的賽道。
 
中國情感
 
要讓世界接受中國科幻電影,復制、模仿好萊塢模式是行不通的。《流浪地球》正是憑借著“中國式”的人文情懷,才得以成為世界科幻電影中的一股清流。
 
對于好萊塢科幻電影的“套路”,很多人都了然于胸:要么“一人開掛,拯救人類”,要么不到最后一秒絕不剪斷炸彈電線。與彰顯個人英雄主義的好萊塢科幻片不同的是,《流浪地球》摒棄了以往的俗套情節,加進了中華文化元素,在片中滲透了中國人特有的安土重遷、戀家的核心情感。正如江曉原指出的,《流浪地球》第一次向世界科幻電影市場輸出了一個獨屬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故土情結”。
 
當地球發生危機時,中國人作出的選擇不是放棄地球,而是給地球安上發動機,帶著地球去流浪。這是中國人獨特的文化背景,也是中國人對故土家園的深厚情感。
 
生死攸關之際,影片男主角在“小家”的父子情與“大家”的人類命運之間毅然選擇了后者,為了地球的集體利益,寧可犧牲自己。“非常具有中國特色,在災難面前,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心理活動、個人故事就是這樣的,換作外國人就不是。”中國科學院空間應用工程與技術中心高級工程師饒駿在談到影片時如是說。
 
或許,對于閱過眾多科幻大片的影迷而言,《流浪地球》本身并沒有讓人耳目一新的“創造”。但在中國科普研究所助理研究員、《科普創作》執行編輯姚利芬看來,作為中國本土的第一部科幻大片,無論是故事的完整性、邏輯推演的自洽、宏大的場面、向好萊塢偷師的各種橋段,以及對經典作品的致敬,都可以讓人看到它極盡所能地想要做到“正確”。先努力做對,然后再去創造,并在細節上下功夫。中國的科幻電影是值得被寬容并且期待的。
 
無疑,《流浪地球》是中國科幻電影的一次大突破。然而,與好萊塢科幻電影工業相比,中國科幻電影才剛起步。為中國科幻電影開了個好頭的《流浪地球》,也為中國科幻電影做了一次積極的探索。
 
不過,“美國科幻片發展到今天,越來越失去最初的創作力,這也是我們的機會。”劉慈欣曾向媒體表示。“希望是這個時代像鉆石一樣珍貴的東西。”影片中的這句臺詞,用來形容發展路徑逐漸清晰的中國科幻電影同樣適用。■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9年2月刊 封面)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