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
作者:林落 來源: 發布時間:2019-3-5 20:58:30
防老要靠“交朋友”

 
提到百歲老人,你會想到什么?健康的體魄和孤獨的心靈?也許是時候打破這一思維定式了。
 
如果你詢問已經103歲高齡的Edith Smith有關朋友的故事,她的回答一定會讓你大吃一驚。
 
Smith的閨蜜Johnetta已經101歲了,兩人相識超過70年。如今,雖然Johnetta的身體總體來說還算硬朗,但卻患有阿茲海默癥。“我每天都會給她打電話說‘嗨,你好嗎?’,雖然她已經無法理解這句話的含義,但她還是會用‘嗨’來回復我,然后我就繼續逗逗她。”Smith表示。
 
Smith的高齡朋友遠不止這一位。93歲的Katie是Smith在芝加哥公立學校漫長的執教生涯中結識的朋友。“我們每天都會交談,現在她還能開車并且一個人居住,她經常和我聊自己的日常生活。”
 
95歲的Mary已經無法出門了。為此,Smith每個月都會裝一籃子自己制作的果凍和小東西,專門乘坐出租車給她送去。而對于芝加哥老年社區里的其他住戶,Smith也會在對方生日時贈送賀卡或者請客吃飯。
 
當被要求形容一下自己時,Smith認為自己“是一個非常友好的人”。對此,美國西北大學一項旨在揭示腦健康與積極人際關系的研究指出,這可能正是這位活潑的老人與同齡人相比擁有絕佳記憶力的一個原因所在。
 
“超級老人”
 
9年來,西北大學的研究人員持續將目光鎖定于那些“超級老人”——即年齡超過80歲卻與五六十歲人記憶力相當甚至更好的老年人。每隔幾年,研究小組成員都會對這些“超級老人”的日常生活狀況進行跟蹤調查,并為他們進行神經心理測試、腦部掃描、神經系統檢查以及其他各項評估。
 
“當最初啟動這個項目時,我們并不真的確定能夠找到這些個體。”西北大學范伯格醫學院認知神經病學和阿茲海默癥中心副教授Emily Rogalski表示。
 
但功夫不負有心人,研究團隊最終還是找到了他們心目中的31位 “超級老人”:這些擁有超凡記憶力的老人大多來自于美國伊利諾伊州及周邊地區,目前他們均參與到這一研究項目之中。“我們的研究目標之一便是去描述他們——他們是誰以及他們是怎樣的。”Rogalski介紹。
 
實際上,在此前的研究中,西北大學的科學家們已經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證實這些“超級老人”擁有不同尋常的大腦特征:更厚的皮層、更強的抵抗老年腦萎縮的能力以及更大的左前扣帶回(這部分大腦對人的注意力和工作記憶而言至關重要)。
 
然而,僅僅從大腦結構并不能完全解釋“超級老人”們非凡的精神敏銳度,Rogalski補充道,“很可能有更多關鍵因素牽扯其中。”
 
在最新的研究中,研究人員讓這31位“超級老人”和19位與他們年齡相仿的“普通”老人一同填寫了一份有關心理健康的調查問卷。
 
相比于普通的老人,“超級老人”們在其中一個領域的表現尤為突出:他們均認為自己擁有令人滿意的、溫暖的、值得信賴的人際關系。而在其他領域,諸如生活目標或者生活自主權等問題上,他們的回答與同齡老年人并無不同。
 
對此,Rogalski認為,對于這些“超級老人”而言,“人際關系非常關鍵”,甚至可能在保護他們的認知功能方面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一發現與其他探索積極人際關系與降低認知衰退、輕度認知障礙和癡呆風險相關性的研究的結果是吻合的。盡管如此,研究者們還沒有徹底弄清“超級老人”是如何維持這些關系的以及他們的經歷是否可以為他人提供借鑒。
 
作為“超級老人”之一,Smith在這一方面感觸頗深。
 
在她居住的老年退休社區,她與另外8人一同負責迎接新住戶并讓他們感受到來自社區的溫暖。“我會對每個人微笑。”她說,“我努力在每個人剛到這里時就記住他們的名字,并且在見到他們的時候說‘早上好,你今天好嗎?’。”
 
“有時候,許多老人只會一遍又一遍地向你講述同樣的故事;有時候,他們會喋喋不休地抱怨而并不關心你想要和他們說什么。這很糟糕,因為你需要去傾聽別人說的話。”
 
Smith所在退休社區的管理員Brian Fenwick稱她為“社區領袖”:“她非常投入,她能協調所有人,留意身邊正在發生的事情并不懼怕將其說出來。”
 
15年前,Smith開始照料她生病的丈夫,后者于2013年去世。“在他生病的時候,我也沒有放棄自己的生活。”Smith回憶說,“我們不能因為發生了一些事情就放棄所有,還指望過后能重拾生活的節奏。正如我們不能隨便丟下朋友,還指望在我們‘準備好了’之后再重拾友情。”據Smith說,她每天所做的事情就是“讓身邊的人明白我有多在乎他們”。
 
擴大“朋友圈”
 
86歲的Gurolnick是西北大學研究項目中另外一名“超級老人”。1999年自市場銷售崗位退休后,他意識到開誠布公地表露情感的意義所在。“男性通常不愿意談論自己的感受,而我又是一個非常內向的人。”他解釋說,“但是,后來我學會的一件事就是要開誠布公地對待他人。”
 
和一小群退休老人一起,Gurolnick組建了一個名為“男人享受休閑”的小組,旨在為高齡男性朋友提供各種幫助。目前這一小組已發展成為擁有約150人的團體,并在芝加哥城郊孵化出4個同類小組。小組每月花2個小時舉辦聚會,其中用1個小時討論成員各自的日常生活,比如離婚、疾病、找不到工作的孩子等等。
 
“我們發現,大家面臨的困難都是相似的。”Gurolnick補充道。在這些面臨同樣困境的人當中,不少人都成了好朋友。
 
“他是把整個團隊團結在一起的粘合劑,他非常、非常有同情心。他總是第一個寄感謝信,有人去世時也是他第一個通知大家。”芝加哥城郊一個小組的成員、80歲的Buddy Kalish這樣描述Gurolnick。
 
對于老年人來說,運動也是培養良好人際關系的又一個可行方式。
 
每周一午飯后,Gurolnick都會跟十多個老人一起騎上二三十英里的自行車,其中很多人都是他小組里的成員;周二,他會在下午茶后參加步行活動;周三,他會去打上兩個小時的水上排球;每周四,他會去玩一會兒匹克球。
 
當被問到從這些互動中收獲了什么時,Gurolnick坦言:“它讓你真切地感受到自己還活著,并且不再孤獨。”
 
如果沒有自高中時代就相識的好朋友Grayce以及居住在公寓大樓里的其他朋友,88歲的Evelyn Finegan一定會感到非常孤單。作為一名“超級老人”,現在的Finegan除了聽力不好,她健康得驚人。
 
“拿起電話,打給朋友——和你的朋友保持聯絡非常重要。”從高中時代開始,Finegan幾乎每天都和Grayce聊天,并定期與其他4位老朋友通電話。
 
現在,教會成為了Finegan生活中最主要的部分。除此之外,還有每月一次的讀書會,在二手商店做志愿者,和鄰居們保持聯系,參加婦女俱樂部以及在方便的時候看望住在俄勒岡州的女兒、女婿和外孫。
 
“與Finegan共度時光的感覺非常好。”91歲的June Witzl住在Finegan的樓上,經常開車載她去看醫生,“她人很好,也很慷慨。她會告訴你她真實的想法,令你覺得你是真的了解她,而不用猜測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9年2月刊 進展)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北京赛车运动社团老徐